中央纪委公报首提“金融信贷”

 【财新网】(记者 吴红毓然)金融反腐继续,中央纪委提出聚焦于金融信贷,为十九大后首次。

  1月13日,第十九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公报发布。其中,金融信贷作为“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的腐败问题”的四大问题之一,被首次列举出来,被认为指向银行业,引发业界高度关注。

  该会议指出,要巩固发展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。“聚焦党的十八大以来不收敛、不收手的领导干部,重点查处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相互交织形成利益集团的腐败案件,着力解决选人用人、审批监管、资源开发、金融信贷等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的腐败问题。”

  2013年1月22日发布的第十八届中央纪委第二次全体会议公报中,并未专门提及“金融信贷”一词。彼时,会议要求,深入开展纠风和专项治理,重点纠正金融、电信等公共服务行业领域损害群众利益的不正之风和突出问题,开展市场中介领域突出问题专项治理等。

  在2008年1月16日被通过的第十七届中央纪委第二次全体会议公报中,金融反腐在“严肃查办工程建设、土地管理、矿产资源开发、国有企业、金融、组织人事、司法等领域的案件”一句中被提及。

  2014年,中央纪委深化机构改革,新成立了第四纪检监察室,专门负责金融单位的反腐工作。2014年5月,《中国纪检监察报》发布《打赢央企反腐与金融反腐两场硬仗》的文章指出,近年来,我国金融业不断发展壮大,在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服务与保障作用。与此同时,金融腐败问题也日益凸现,一批党员干部纷纷“落马”。“对腐败而言,尽管腐败形式多种多样,但其利益输送多离不开金融这一载体与纽带。因此,做好金融反腐,不仅是金融行业健康发展的内在需要,也是反腐败这一系统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。”

  2015年11月,中央巡视组启动对金融监管机构“一行三会”、五大行等21家金融机构的全面巡视。2016年1月,彼时担任中央纪委副书记的吴玉良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,“反腐败和金融是相关的,腐败问题必然导致金融一些暗箱操作,引起一些不正常的现象……金融领域反腐败只有深入进行。现在进行巡视,全面摸底排查。”

  也是自2015年11月起,原证监会主席助理张育军、证监会副主席姚刚、银监会主席助理杨家才、保监会主席项俊波等金融官员先后被查。其中,项俊波是首位在任上被审查的一行三会“一把手”,中央纪委通报也首次提及其“滥用监管权、审批权”,成为监管腐败的典型案例。(见《财新周刊》2017年第39期封面报道“俘获项俊波”)这跟十九届中央纪委二次会议公报内容中的“审批监管、金融信贷”有所呼应。项俊波在出任保监会主席前,为农业银行董事长。

  2017年9月末,45岁的中央纪委反腐干将李欣然,出任中央纪委驻银监会纪检组组长、银监会党委委员。李欣然是中央纪委系统内部培养了22年的干部,是反腐得力干将之一。一位知情人士对财新记者表示,李欣然虽是“70后”,却参与了原中央政治局委员、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,原中央政治局委员、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等反腐大案的具体工作。他被称为“打‘大老虎’的干将”。(见财新网“ 银监、保监换血纪检组长 金融反腐是否再升级”)

  为什么会从金融反腐,专门提及到金融信贷呢?这主要跟中国以银行业间接融资结构为主的金融体系有关。从2008年到2018年,十年间中国银行业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银行体系。自2008年启动“4万亿”经济刺激以来,银行业资产规模十年内增长了4倍,从2007年末的54.1万亿元增至2017年11月末的244万亿元,年均17%的增速,远超同期GDP增速。银行领域贷款问题藏污纳垢多年,新兴的各类资管乱象更是成为了利益输送的隐蔽渠道。


发表评论


/
.